第159章 最美好的与最残酷的
书名:陛下在线等归妻 作者:清酣 本章字数:335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3:28:25

穆风趔趄后退,眼前的人与事都模糊了,与云舒断情那一日的场景却无比清晰。

云舒问他:“你选择她,是因为她救了你?还是,你爱她?”

云舒那样矜持自尊的一个人,如果不是用情至深,怎会在他说另有所爱后,还问出这样的问题?

而他是怎么回答的?

他说:“我不会把恩情和爱情混为一谈。救我的人恰好是她,这很好。假如救我的另有其人,我对她的心意也是一样!”

他就那样打破了她最后一丝希望,自己都觉得残忍!

而更残忍的是,她至死都以为,他为了讨周雅南的欢心,派了人去杀她。她该有多痛,有多恨!

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向她表白、向她解释!

穆风只觉心痛得无法呼吸,他抬手按住心口,手指立刻被鲜血染红:“我没有派人去杀云舒!”

天远闻言挣扎着喊道:

“不是你是谁?云舒与人无冤无仇,谁会想要她死?除非是有人觉得她碍事!你不要她,她并未纠缠你,怎么就碍了你的事?而且谁能指使你的手下?”

穆风示意侍卫们放手。

侍卫们放开手,却都保持着戒备的姿态。

穆风慢慢抬眼看着天远:“兄长,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,你都不会相信。给我一点儿时间,我定会查清此事!若我不能给你一个交待,再取我性命也不迟!”

“好,我等着!”天远冷冷审视着他,最后背过身去:“带着你的人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
他走了,却每天傍晚都来。来了也只是站在院外,望着云舒房间的窗子,不言不动,许久才离去。

天远怒而驱逐过他几次,时间长了,也就随他去了。

他望着漆黑的窗口,知道那里再也不会亮起一盏灯。如同自己的心,永坠暗夜,再也寻不到那缕柔暖的光!

可就在此时,那窗口被一团昏黄的光照亮。

穆风的心猛地向上一跳,足尖一点跃过篱笆墙,掠到小楼前,抬手就要敲门。

门却吱呀一声开了,知白一手抱着他送云舒的素心寒兰,一手捧着一只盒子站在门口。

穆风急声问:“云舒回来了,是不是?”

知白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:“小姐已经死了!”

穆风盯着她,突然抬手将她往旁边一拨,闪身进门冲到楼上,一把推开门。

书房里空无一人,与书房相连的寝室门开着,里面的灯却已经熄了。

穆风疾步冲进门,只见小小的寝室一览无余,床帐挑起,箱柜小巧,藏不了人。

穆风的心重新坠落:“这里刚才,明明还有人!”

知白脚步慢,此时才追上来:“刚才是我点的灯。我拿了这些东西,想要给世子!”

“这盒子,是云舒的?”穆风接过来牢牢捧着。

“少爷说你派人杀了小姐,我不相信!你们明明那么好!少爷说,沉迷权力的人没有心,我不明白。我只知道,小姐对世子用情有多深!

“这个盒子里,都是和世子有关的东西。今天少爷不在,他若是在,一定不许我给你。可我觉得,应该让你看看小姐为你所做的一切!

“如果你是无辜的,那这就是小姐留给你的纪念。如果是你干的,这就是对你的惩罚,让你心永远不得安宁!如果,你还有心!”

穆风捧着这两样东西,像捧着他与她的心。“谢谢!”

月光被相思树的枝叶割得支离破碎,撒在素心寒兰的叶子上,撒在盒子上,光影斑驳。

穆风轻轻掀开盖子,第一眼看见自己送她的玉。

他用刚玉雕成二人相依的样子,是想告诉她,愿一生相守,此心如玉、此誓不移!可是,才过了多久,他就亲手摧毁了自己立下的誓言!

他轻轻放下玉石,拿起了请帖。

不出所料,那正是当初请她赴宴的请帖。她没有来赴宴,却珍藏着请帖。

请帖、素心寒兰、亲手制的玉,这就是他给她的所有东西。

曾经以为,他生命中的一切美好都将与她分享,却最终只给过她这么一点点。而他带给她的灾难,却至灭顶!

心口的伤又疼了起来,他摩挲着那块天生成“同心”二字的石头,许久之后,轻轻拿起香囊,子衿色绸缎上绣了几片纤细的竹叶。

他想起在溶洞中,他曾要求她绣个什么给他,本是想说些闲话来宽她的心。她却真的绣了。

他端详了一会儿,将香囊凑到鼻端,一股清而远的香气温柔地包围着他,像雨后竹林、江畔清风。

最后,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一叠纸,动作轻得好像稍一用力纸张就会破碎。

最上面是暗含他名字的书签:“君子博文,贻我德音。辞之集矣,穆如清风。”

还有那些被风吹乱飘落他手中的诗句:

“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有匪君子,如金如锡,如圭如璧。”

“岩岩若孤松之独立,朗朗如日月之入怀。”

“肃肃如松下风,轩轩如朝霞举,濯濯如春月柳。”

云舒,你眼中的我是那样好,你用这世间最清朗明净的事物来形容我。

可我不是你心中的那个我,我不过是个背负着太多东西的夜行人!

他展开那些未曾收到的信。

“今天和书院同窗一起去‘静观园’赏菊,大家都说,如果你在就好了。”

云舒,是大家说,还是你心里想?你总是不好意思对我说动听的话。但你不说,我也明白!

“香囊绣好了,里面的香,是我自己调制的,叫‘水风清’,不知你会不会喜欢?”

云舒,我喜欢!你做的,我都喜欢!

“今天和清歌去河边,捡到一块白石,上面有黑色的纹理,看起来像两个字。什么字?等你回来就知道了!”

云舒,你写下这封信的时候,是盼望着与我携手同心白头到老,却不知道我已经做了同心而离居的决定。

我以为那样就可以保全你,可我错了!云舒,对不起!

他读得很慢,但再慢,也终是读到最后一封。那信纸上,隐隐有泪水的痕迹。

“穆风,如果知道别离到来得如此之快,我会在你跟我告别的那天清晨,告诉你我爱你!

“我爱你,所以希望你能幸福!如果这种幸福我能给你,那是我的幸运。如果你的幸福在别处,我所能做的只有成全!

“可惜,这句话我没有机会对你说了。不过也没什么可遗憾的!

“漫漫长路,能与你并肩走过一段,已在意料之外。你给我的不只是快乐与满足,还令我努力变得更好,并对世界有了更多的感激与善意!

“所以,当你想要离开,我不会怨恨,只会祝愿彼此:天高海阔,各自安好!”

穆风握着信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,他猛地转过头,没让泪水滴在信上。

云舒,我离开你,你不恨我!可是当若盈告诉你,是我想要你死的时候,你一定很恨我!

可是云舒,那些都不是真的!

如果人死之后真有魂魄,那么云舒,求你来找我,让我解释给你听,不要那样伤心地走!

云舒,求你回来,求你不要走!

穆风失了魂魄一般,万事不上心,每日只是查找线索。

直到那天,二十年未踏足青原的母亲出现在他的书房里,对他说:“听说你只顾着找出害死江云舒的人,其余事情全都不理会了?”

穆风略显冷淡:“让母亲失望了。但如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,就是为云舒报仇!”

母亲沉下脸:“哦?那你父亲和兄长的仇呢,我们的大业呢?你都忘了吗?”

穆风心中满是倦意:“母亲不必忧心,我不会忘记自出生起就背负的责任!待了结此事,我自会做回您想要的,那个没有心的儿子!”

母亲却似没有感觉到他的抵触:“待了结此事?如果那个人,是你动不了的!如果动了他,会导致无法承受的后果呢?”

穆风拿起案头长剑:“不管他是什么人,不管会得到什么样的结局,我一定要杀了他!”

母亲神色变幻,许久才道:“如果那个人是我呢?”

穆风霍然抬头:“您说什么?”

母亲直视着他:“是我让若盈做的!在积玉山上,我鼓动大家一同向你施压,你却无论如何不肯妥协。我不能留着这个心腹大患,所以只好自己动手!

“原想做成意外身亡的样子,神不知鬼不觉,也不伤我们母子情分!谁知那江云舒却有几分本事,折损了我们不少人手,就连若盈都搭了进去!”

穆风难以置信地摇摇头,双眼却是紧盯着母亲:“我已经如您所愿,与她断情,此生都不会再见她!为什么您还是不肯放过她?”

母亲的神色有些哀伤:“你不会再见她,但你从没有忘记她!以你对她的感情,若对方拿她来对付你,你是明知是陷阱也会去跳!

“你的一举一动,关系到所有人。成大业者,不能有软肋。这个道理,你该明白!”

“母亲眼里只有大业!何曾有过我这个儿子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