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章亦真亦幻
书名:长安劫 作者:千丝影 本章字数:301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2 16:48:10

她的手腕细腻如玉,冰冰凉凉的,丝毫不比殿外的飞雪暖半分,自打灵力十阶以来,她的模样、气度与灵主越发的相似了。

“景帝自重。”冰千月看了看他的手,声音如碎雪般寒凉。

“喝酒伤身……”景帝话未说完,冰千月便挣开了他的手。

“那便不劳景帝费心了。”冰千月冷冷打断,忽而唇角斜勾,有几分邪魅,与她的一身紫衣正衬。

这一笑不当紧,却引无数人神魂颠倒。

“怎么,你喜欢我?”她轻笑,无喜无悲。

冰千月起身,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,一双星眸仿若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。

景帝一惊,下意识想挣开。

明明纤细如玉的五指,此刻却如同铁钳般,让他挣扎不得。

“她的功力何时这般高了?”景帝暗道。

不过,他随后便镇静下来。

继而深情款款的用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,“我对你的真心日月可鉴。”

“呵,真心?”冰千月冷笑,说不出的讽刺。

“如若月儿不信,我可以将心挖出来给你看!”景帝眸中染了丝疯狂。

当年的小小少年,也终是变作了这般模样,以前仇恨心再重,也尚是一个正直之人,如今却走入歧途……

“不必。”冰千月淡淡道。

景帝以为她是相信了,心中狂喜,谁知冰千月继续道:“本座从不信那所谓的真心。”

冰冷,无情,甚至比前世更甚。

冰千月潇洒离去,徒留一群被震惊的无以复加的吃瓜群众。

雪,还在下。

稀稀漱漱的落在世间的每一处,山中的红梅开了,鲜艳如血,是梦里的颜色。

漫天的血色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冰千月在那血色的海洋里一点点下沉,她缓缓闭上眸子,唇畔上的似是笑意,终于要解脱了……

山风呼啸而来,不知何时客房的窗大开着,冰千月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,从梦中醒来。

有一瞬迷茫,似是在想,她为何会在这里?

冰千月倚靠在床头,任由寒风将自己的三千墨发吹乱,也不为所动。

此刻的她,宛如一张白纸,什么内容都没有,一双星眸,再也没有了漫天星子,空洞的不像话。

天界!

陡然间,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炸开,她要去天界!

不知为何,她对天界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,像是有人在牵引着她,让她一步步踏入深渊。

然而她眸中的光彩转瞬便又变得黯然了,她根本不知道月神殿的通道在哪,那就只能走飞升那条路了。

可是尚是灵力十阶初期的她,纵使修炼再快,这一桎梏没有个三年五载也难以打破。

太久了,她等不了!

她在身上摸了半天,都没有什么用,然而她摸出了一个玉瓶,她不记得从何而来,里面似乎是一颗神品灵丹,是谁给她的呢?

冰千月皱了皱眉头,想到头痛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便索性将之抛到了脑后,等灵主出世,她便去天界。

有了这颗神品灵丹辅助,想来突破仙境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。

若是旁人知晓她的想法,非得说她是暴殄天物不可,那可是神品灵丹,突破入圣必须的丹药,她却拿来突破仙境!

打定了主意的冰千月依旧没了睡意,静静的看窗外的飞雪,一枝红梅伸了进来。

确实应了那句话,梅花香自苦寒来,今年的梅花比起往年来更加芳香四溢。

只是她心中空落落的,也就只有那一个念头了吧,倘若连那一个念头都破灭了,她便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剩些什么了。

可是去了天界,她又想做什么呢?这一点,她还没有想过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

……

进来东暖阁之前,冰千月先去了囚禁姬皇后的冷宫。

冷宫中原本便有先帝废弃的妃子,见姬皇后也被关了进来,自然是少不了折辱一番。

虽然平日里姬皇后温温柔柔的,此刻却也有着她的锋芒,毕竟出自仙门姬氏,那些人到底是不敢招惹她。

冰千月进门时,将一干人等全都毒翻了,索性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,姬皇后尚能应付。

“恭贺月姑娘喜得天师之位。”姬皇后亦如从前,处变不惊。

“姬媱,当真是小觑了你,连如此隐匿也会知晓。”冰千月边说边将那枝苦寒红梅摆在桌上。

“妾身倒是没有小觑主上。”姬媱恭敬一拜。

“看来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吗?”冰千月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“荧惑守心,算起来,不正是主上生辰之日?”

“唔,主上?你唤我主上倒也不算错,毕竟曾经是。而今嘛,到底是我高看了你,荧惑守心可与我无关。”

姬媱一顿,这是怎么回事?

“倒也不能算错,时间却也对得上,无非就是这两年,新的灵主便会出世,而我嘛?”冰千月无所谓道,最后顿了顿。

试问一山不容二虎,纵使新灵主是她的徒弟,又能如何?

姬媱心头一惊,想起日前卜的一卦,有大凶之象,置之死地而后生,莫不是说只有灵主彻底死后,新灵主才会诞生?

是了,若不是冰千月转世重生,恐怕也不会知晓症结在何处。

“主上,听我一言,速速离开为好,陌风瑾体内的魔族血脉被景帝汲取,此刻被囚于东暖阁暗室,他身边还跟了个名为兰夜的夜魔。”姬媱将所知晓的事情说了出来,不想让冰千月继续涉嫌。

“我心意已决,倒是不用为这些操心了。”她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,原来,没有她也是可以的……

……

山河永寂,皑皑白雪中点缀着朵朵红梅,却散发出淡淡的兰花的幽香。

冰千月倚靠在一棵枯死的老树上,她竟从不知她的血竟没有那股令她厌恶的血腥气,而是淡淡的兰花幽香。

这具身体已经开始濒临破碎了,动用禁忌之术,本想给他致命一击,可谁想兰夜竟为他挡了一击。

灰飞烟灭之际,兰夜只问了莫小六一句话,“无论前世,还是今生,王心中可曾有过兰夜一分一毫?”

“不曾。”莫小六冰冷道。

兰夜,笑。

若是他肯同从前一般,骗一骗她,说几句她想听的该多好?

他终究是不忍心再骗她了吗?如此看来,她到底还是在他心中留下了那么一丝。

我兰夜此生足矣……

禁忌之术的反噬,她终是难以承受,而这具躯体本就非父精母血正常孕育出来的,纵使是仙体又如何呢?

“汝可曾后悔过?”冰千月强行撕裂锁灵阵,落在了此处,一片荒芜,纵使枯树,也就这有这么一颗罢了。

“后悔?那你又对自己的选择是否后悔过?”莫小六笑,大雪模糊了视线,他们看不到对方的表情。

……

“后悔什么?”冰千月轻笑。

“你付出全部,所守候的最终不还是都背弃了你,灵族作为空冥的最后一道防线,不还是一早便被你们誓死守卫的空冥所屠戮?而你的重生也不过是为了看到你的失败吗?”莫小六阴冷的笑道。

冰千月笑,将脸上的面具摘下,不再言语。

只是看着天边,一颗星辰冉冉升起,取代了原先那颗坠落的星辰,周围原本黯淡的星辰,重新恢复光泽,是一颗新星!

置之死地而后生?

不!怎会?!

“你不是灵主!”莫小六亦是注意到了星象,怒道。

“吾从未说过吾便是灵主。”云不离玩的障眼法,也着实是厉害,许是他算准了会如此,才造出了这具躯体,无论灵魂是谁,结果都是必然。

他能扭转一次,剩下的皆是定局,非人力所能更改。

她眸中染上了一丝笑意,缓缓的闭上了眸子……

从她眉心中闪出一道流光,不知裹挟走了什么。

莫小六一步步靠前,他究竟是希望她死还是不希望?他已分不清了。

他俯下身,在手指刚触碰到她的脸颊时,她如尘埃般消散,除却地上还残留的血迹,仿若从没有来过。

当真是南柯一梦,梦醒花落人亡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