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过河拆桥?
书名:重生之农家米虫 作者:雨薇 本章字数:216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7:40:08

是啊,就算自己不原谅他,但孩子也是得娶媳妇嫁人的,委屈自己也不能委屈孩子呀。直到十年后,田悦才真的到这点。

其实,十年前,她也是一气之下才会离开郑荣的,自尊心极强的自己,不允许被背叛,所以才会带着孩子离开。

田婶深呼吸一口气,抬起头,便往门口走去。

拍了许久门的郑荣,痛哭流泪中,门哗的一下就被打开了。郑荣忘记了哭喊,只是有些愣然,十年未见,她沧桑了不少,皮肤变得粗糙黝黑。

“你不是当初要娶妾吗?还来管我们做什么?”尽管田婶这么说,但到底没有发脾气赶人。

丁当跟在身后松了口气。

“悦儿,我,我……”多年没有再见妻子了,郑荣还是一如当年那边,有些惧内,加上紧张,有些结巴。

“我,我没有做,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“哼。”田婶冷哼一声:“我当初可是亲耳听到你答应你母亲的。”

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只是应付我母亲而已,我都已经做好准备要跟你离开京城的了。你曾说过,你最喜欢海边,我就在洱海镇那边买了一套宅子,地契我都……”郑荣摸了摸身上,发现并没有带,急急忙忙的说道:“我今天没有带身上,在聚芳斋,你可以等我,我让人回去拿。阿福你回去,帮我把我书房枕头底下的盒子给我拿过来。”

看得出郑荣真的很急很慌,甚至连自己藏着家产的地方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了出来。对于郑荣这个习惯,田悦自然是知道的。

“悦儿,你不在的时候,我一次都没有去过,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,我都没有卖掉这间宅子,因为我想你肯定会回来的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见其不语,郑荣连忙说道:“你要是不信的话,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去看看的。”

从未见过郑荣如此的阿福,都惊呆了,他上前去扶住郑荣,说道:“东家的,你先缓缓。夫人,我家东家为了找你确实是耗尽了不少心力,到处托人打听,直到5年前,才打听到你在洱源镇出现过,所以他就选择在这等你,他真的吃了不少苦了,夫人。”

田婶有些震惊的问道:“你是…阿福?”

“是我,没想到夫人,你还认得我。”阿福跟在郑荣身边十几年了,自然也是见过田婶的。

田婶沉默了一下,田勇和田二妮也跟着缓缓走出来了。田婶抹了一把眼泪,吸了吸鼻子,冲着田勇和田二妮说道:“这是你们爹,叫爹吧。”

这一句话,也证明了田婶对于郑荣的话,也相信了大半。

这时,好巧不巧,丁力扛着锄头从田里回来,看到田二妮正抱着郑荣哭了起来,完全忽略了旁边的田勇,一把就冲了上去。

“二妮,你怎么啦?谁欺负你了吗?郑老板?是你?你对二妮做了什么?”丁力一把就把郑荣推倒在地,丁力的力气大,在丁家村算是出了名的,所以郑荣一下子就被推老远,踉跄几步,直接栽到在地,阿福扶都扶不及。

丁当一看,猛的一拍额头。做了老半天工作,这一推算是全白搭了。

夜晚,丁力一脸忐忑,手上的饭突然就不香了。丁大川夹了一块肉,说道:“原来郑老板就是田勇和二妮的亲爹呀,来那么多次,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
卫娘倒是知道,但她能说吗?

丁大川见媳妇不说话,并且白了他一眼,又凑近一点小声问道:“那二妮跟咱大力的事还能不能成?”

尽管小声,但丁力的肩膀都搭拢了下来。这还没成婚就打老丈人的事,说出去,都能被十里八村耻笑的。

对于这种社死的事,丁当表示一点都不愿意参与,但能咋办?那是她亲哥呀。

得以登堂入室的郑荣,享受了十年来都没能享受的亲情和爱情,即使屁股受伤,但心情是十分愉悦的。恨不得哼上两句小曲。

连着几日,都没有回聚芳斋了,阿福倒是日日都来,天天明里暗里的催他回去,但才刚又融入家庭的男人,怎么会舍得这老婆孩子暖被炕般的日子呢。

阿福见催东家无用,只能去求丁当了,对于丁当与郑荣的关系,他算是比较清楚,估计也只有丁当才能说得动他了。

“丁小姐,算我求求你了,现在东家的不在,聚芳斋和分店都乱了套了。”

额,那她也不能阻止人家夫妻团聚不是?只不过,聚芳斋的收入也相当于自己的收入,不管肯定也是不行的。

于是,丁当再次来到田家。丁当看着在院子里琴瑟和鸣的夫妻俩,真的恨不得就上前锤一拳,郑荣那大腹便便的模样,还舔着笑脸,田婶也时不时害羞的模样,两个人也快年过半百了,这样真的好吗?

“咳咳,那个打扰了。”

“丁当你来啦?找你郑叔呢?那你们聊,我先去做饭。”被发现有人看着,田婶羞得脸色发红,找了个借口就跑了。郑荣目光追随,脸上的笑意,让丁当赶紧到起鸡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丁丫头,你找我呀?”

丁当叹了口气,说道:“郑叔,你该不会忘记了咱来的事业吧?我听说你这些天可是一天都没有回过聚芳斋。”

“额,这不是枯木逢雨露嘛,我的小日子才刚刚得到一点点滋润。”

“呵,你可别忘记答应我的事,还有最近听说你聚芳斋也不回,制冰坊也不去,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利益了,再这样颓下去,我就换了你。”丁当恶狠狠的警告着。

郑荣立马就站了起来,说道:“丫头,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呀。”

“谁过河拆桥啦?你再不去工作,你就过河拆我的桥了。还有,对于我大哥和二妮姐的婚事,你到底有没有意见?没意见,我就让我家来提亲了哇。”

郑荣有些气急败坏:“你这个小丫头,你才多大,这些事,是你一个小丫头说出来的话吗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